藏密白教始祖密勒日巴传9 找回我们的文化底蕴

时间:2017-11-02 14:33:01166网络整理admin

阿波罗网编者注:我们在大陆关于西藏的教育是“党让封建社会的西藏人民得到了解放”西藏的人民很愚昧,是宗教精神鸦片的受害者离开大陆后,发现港台民众知道什么是东方文化中的“修行”,对西藏的修行方法有相当的接受,港台的明星拍片都要举行“敬神”仪式,有一些还拜了密宗师父 近日《密勒日巴传》正在美国上映,我们找到密勒日巴(藏密白教的始祖)的修行故事,供读者参考 我们要把中共在49年后从我们的文化视野中夺走的一切,慢慢补回来,让我们的文化底蕴向港台同胞一样深厚 “又过了一年,所有穿的衣服实在破烂不堪了,姑母因卖田而送给我的那件皮袄也和死尸皮一样了我想把这几件东西缝起来做一个座垫但是又一想,人命无常,也许我今天晚上就会死,还是多修一点定吧就把那件烂皮衣垫在我身底下,下身随便用一些什么东西遮住;那个破糌巴口袋的一块皮就披在上面,一块烂布就铺在身上必要的地方可是那块布实在太破太旧了,没有法子用我想把它缝一缝,但是又没有针线最后我只得用毛草作了一根绳子,把这三样东西扎起来,捆在上身和腰间,下身也稍微遮盖着一点就这样将就地过下去晚上把皮衣和烂垫子又用来应付过夜,依然每日静坐思维这样又过了一年 “一天,忽然听见人声嘈杂,有许多人跑到洞前来了他们向洞内一望,看见一堆绿茸茸的人形,吓得大叫道:「有鬼!有鬼!」说完飞也似的掉头就跑后来的人不信说:「青天白日之下怎会有鬼你们看清楚了没有啊让我们再来看看」他们走近一看,也怕起来了我就对他们说:「我不是鬼,我是在这个洞里修定的行者啊!」就详详细细地把自己的来由告诉给他们听 “起初他们不相信,等到在洞内仔细看过一遍,发觉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荨麻,他们才相信于是就给了我很多糌巴和肉,并且对我说:「像你这样的修行人,我们实在敬佩,请你超度我们所杀的动物,净除我们的罪业啊!」随即虔诚礼拜而去 “我这么多年以来,这是第一次得着人做的食物,心里极为高兴,就把肉煮来吃了立刻身体觉得非常安适,健康也改进了,智慧也敏锐了,道行上生起了又深又广的证解,与以前不同的空乐也产生了我心中想:供养大量财宝与世间上养尊处优的法师,远不如供养真正修行人一碗饭的功德来得大啊!世人锦上添花的多,雪里送炭的少,真是可叹! “我很节省的吃糌巴和肉,过了一些时,未吃完的肉上生满了虫;我想把虫弄掉再吃但仔细一想,这又是违背菩萨行的,把虫在吃的东西抢来吃是不应该的,所以仍旧只好吃荨麻了 “有一夜,一个小偷想得着我的粮食和财物,偷偷地跑进洞来到处摸索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喂!朋友!我连白天都找不到,你晚上还想找得着什么东西吗」他想了一想也跟着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很不好意思地悄然溜走了 “又过了一年,我的家乡嘉俄泽的猎人们,什么野物都没有打着,跑到我的洞前来了见我绿茸茸地缩成一堆,披着三块布,形如骷髅地坐在那里,便吓得战战兢兢的拉开弓向着我,颤声问道:「你是人吗还是鬼是兽吗还是影子从任何方面看来都像是一个鬼啊!」 “我咳嗽了一声说:「我是个人!不是鬼!」 这些人里面因为听见我的声音,有个认识我的就说:「你不是闻喜吗」 “「是的,我就是闻喜!」 “「啊!那么今天请你给我们点东西吃,我们打了一天猎,什么都没有打着请你借点东西我们吃,以后我们多多的还你」 “我说:「可惜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们吃的」 “「哦!不要紧,就把你吃的东西给我们吃好了!」 “我这里只有野荨麻!你们烧火去煮荨麻吃罢!」 “听了我的话,他们就生起火来煮荨麻他们说:「我们需要一点酥油放在里面一齐煮」 “「有酥油就好啦!我不用酥油已有好几年了,荨麻里面有酥油的!」 “「那么请你给我们一点调味的东西好吗」 “「我没有调味的东西也已经好几年了,这荨麻里面有调味的香料 “那些猎人说:「那么,无论如何盐总要给我们一点吧!」 “我说:「有了盐还说什么,我没有盐也已经过了好几年了,荨麻里面有盐!」 “猎人们说:「你的衣食真不成话,哪里像是人的生活啊!你就是替人家当佣人作工,也至少能吃得饱穿得暖唉!唉!世界上再也找不出一个比你更悲惨更可怜的人了」 “我说:「请你们不要这样说吧!我是人群中最殊胜难得的人我遇见大译师马尔巴,得了即身成佛的口诀,住在寂静无人的山中,放弃今生的想念,修行禅定,成就三昧,名、闻、恭敬、衣、食、财、利,无一样能动我的心因此我已经降伏了一切世间的烦恼世上再没有比我更称得上男子汉大丈夫的人了各位虽然生长在佛法鼎盛的国土中,但不用说修行了,就连闻法的心思都没有;你们这一辈子,忙于犯罪作恶,入地狱惟恐不深,时间惟恐不长像你们这样才真是世界上最悲惨,最可怜的人哩!我心里是经常安稳快乐的现在让我来唱一个修行快乐歌给你们听」 “他们都好奇的,很有兴味的静静听我唱:   敬礼大恩马尔巴师,愿弃此生求加持;护马白崖窟顶里,有我密勒瑜伽士为求无上菩提道,不顾衣食舍此生;下有薄小坐垫乐,上有八波棉衣乐;(八波是地名,在今尼泊尔地区)修带紧身安稳乐,饥寒平等幻身乐;妄念寂灭心性乐,无不安适即快乐;此亦乐时彼亦乐,我觉一切皆快乐;为告劣根无缘辈,我为自他究竟利毕竟安乐而修行,汝等悲我实可笑;夕阳今已下西山,诸君速返自家园我命不知何时死,无暇空作尘俗谈;为证圆满佛陀位,幸勿扰我修禅观 “他们听了我的歌就说道:「你的歌喉真不错啊!你所说的这些快乐,也许是真的但是我们却都办不到再会吧!」便都下山去了 “我的家乡喜俄泽的村人每年要举行一个塑佛像的大集会在这一年的集会中,那些猎人们都异口同声的唱我那支修行快乐的歌大家都称赞这首歌真是不错那时琵达妹妹也跑到集会上来行乞她听见了这歌词就说:「这只歌的作者,恐怕是位佛爷吧!」 “一个猎人大笑着说:「哈!哈!是佛爷还是众生我倒不知道,可是这只歌啊!就是你那个饿得只剩一身骨头的闻喜哥哥在饿得要死的时候唱的!」 “琵达说:「我的父亲母亲死得很早,亲戚朋友都变成了仇敌,哥哥也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剩下我这个苦命要饭的女孩子,你们还要拿我来开玩笑,未免心太狠了!」说着就唏嘘地哭将起来那时结赛也在会中,看见琵达哭,就劝她道:「不要哭!不要哭!作这首歌词的人,倒很像是你的哥哥前几年我也曾看见他的你何不到护马白崖窟去看看,究竟是不是他呢我也同你一起去好了!」 “琵达觉得很有理,就把喇嘛施舍的一瓶酒和一些糌巴米饭,带着到护马白崖窟来了 “琵达走到护白马崖窟,到了洞门口,向里面张望,看见我坐着,眼睛下凹,陷成两个大洞;身上的骨头,一根根向外凸出来,像山峰一样浑身一点肉也没有,皮肤和骨头像要脱离似的,周身的毛孔都现着绿茸茸的颜色;头发又长又松,乱蓬蓬的一堆披着,手脚都乾瘪,显得要破裂似的琵达一瞧,起初以为是鬼,害怕得要逃走,忽然想起了「你的哥哥快饿死了」那句话,就怀疑的问道:「你是人还是鬼呀」 “「我是密勒闻喜啊!」” “她一听知道是我的声音,跑进洞,抓住我就喊:「哥哥啊!哥哥啊!」马上就昏倒在地上 “我一见是琵达妹妹,悲喜交集想尽了办法才将她唤醒她用手蒙着脸,哭着说:「母亲想你想死了村上没有人肯帮助我,受不住苦,我只得四处去流浪乞食心里总惦念着:哥哥是死了呢还是活着要是还活着的话,日子该过得很快活吧!谁料你又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们兄妹更悲惨的人吗」说着就大叫父亲母亲的名字,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起来 “我竭力的劝慰她,但是毫无效果,便很悲哀地对着琵达妹妹唱了一首劝慰歌 “琵达就说:「果真如此的话,倒真是希有难得,但实际上恐怕靠不住吧!若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其他学佛的人不像你这样呢即使不完全像你这样,也总应该有一部份相像呀!你这种修行的人,我从来连听都没有听人说起过」一面说着,一面就把带来的酒和食物给我吃我吃完了食物,立刻觉得智慧明朗当天晚上,道行就有了极大的增长 “第二天早上琵达走了以后,我的身心同时感受到从来未有的安乐和疾锥的刺痛,心境中出现了善与不善的各种变化和徵兆虽然努力修观,也无济於事过了几天,结赛带了许多陈年的酥油和老肉,又有一坛好酒,和琵达一起来看我恰巧碰见我出去打水去了打水回来,因为身上几乎一点衣服都没有了,绿茸茸的光身子一个,所以她们都不好意思看我,把头掉了过去,站在一旁哭泣起来 “我进洞里坐下,她俩就把糌巴、酥油和酒、肉拿给我吃 “琵达对我说:「哥哥啊!无论从哪方面看起来,你都不像个人!出去化一点人吃的食物来修行不好吗我也去想法子替你弄一件衣服来穿」 “结赛也说:「无论怎样,化点粮食总是应该的,我也要想方法替你弄一件衣裳来」 “我说:「我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去化缘只有浪费时间,有什么意思呢就是冻死饿死,也是为了法而死的,我将毫无后悔放弃修行,为衣食而奔走,努力聚集财宝,吃好的,穿好的,与亲戚朋友们大吃大喝,乱唱瞎聊,嬉笑度日,过这种生活是虚度宝贵的人生,我是绝对反对的所以你们也不必替我找衣服;我也更不会去化缘大家各行其是好了!」 “琵达说:「你简直是自己找苦吃,我不知道你怎样才能满意,看样子你也再没有别的方法磨折自己,使自己更加痛苦了吧!」 “我说:「我这算什么,三恶道才是真正的痛苦呢!但是众生易作恶,自己去找这种痛苦受的人正多得不胜枚举我对于我的现状,已经很满意了就唱一只满意歌给她们俩人听: “结赛听了我的歌,大为感叹,说道;「你从前所说的,与现在所行的,完全一致,实在令人佩服!」 “琵达说;「不管哥哥怎样说,你一点衣服和食物都没有,我心实不忍无论如何我去想法子先弄一件衣服给你你说为了修行不去找衣食,死也无恨,但是在你没有死以前,我还得要替你想法子弄衣食来」 “说完她俩就一起走了 “我因为吃了好的食物以后,身上苦乐刺痛和意念的烦扰等越来越大,后来简直无法修下去了于是我就把上师的信符拆开来看上面写着有除障增益转过患为功德的种种口诀,特别叮嘱我,现在应该吃好的食物由于我过去不断努力修行的力量,使身体的要素(原文为「界」或「大」,即指地、水、火、风四大即是所谓物质之要素)都集于脉内这些,都因为食物太坏的缘故,所以没有力量可以化解 “我就将琵达带来的一点点酒和结赛带来的食物吃了,照着信符上的指示,依心要,气要和观要,努力修行打开了身上小脉的脉结,中脉脐间的脉结也打开了,生出前所未有的乐,明、无念的觉受其境界非语言所能形容这种不共的觉受证解功德,坚固,广大,转过失而成为功德我通达了妄念即是法身,了知轮回涅槃一切法皆是缘起;自心一切种识本离一切方所,行为错误则招致轮回,善行解脱则获得涅槃而此生死涅槃二者之体性皆为不二空性(「不二空性」就是维摩诘经里所说的不二法门维摩诘经所示的是遮诠;密乘于不二空性后加「光明」字样,是表诠,明说也)光明生出此种不共功德的因地,即是苦修净行的累积;生出此不共功德的缘助,乃食物及甚深口诀,以因缘和合而得成功因此对真言方便道,会物欲而菩提的殊胜善巧,起了决定信心深知琵达结赛供食的恩德亦不可思议为报她们之恩,特为发愿,回向菩提回向已毕 “我继续努力修行,慢慢地觉得在白昼中身体可以任意变化,腾入空中及示现种种神通夜晚梦中,可以游行世界之顶,可以粉碎山川能化成百千化身,往诸佛刹土听闻法要,为无量众生说法身能出入水火,得不可思议的种种神变我心里生大欢喜,一面受用,一面继续修持不久,我真正地能飞行自在了我就飞到惹门去自山顶去修观,生出前所未有的拙火暖乐 “在飞返护马白崖窟途中,经过一个绒俄小村的时候,有父子二人正在耕田,他们原是伯父的一党那父亲正拿着锄头在掘地,儿子正在赶牛耕田儿子一抬头看见我在天空中飞行,马上叫道:「父亲看啊!你看天上有一个人在飞啊!」他忘记了耕田的工作,两眼不住的望着我在空中飞行的姿态他的父亲说道;「唉!有什么好看的,嘉俄泽的仰察葛锦白庄严母生了一个恶鬼的儿子,饿也饿不死,人称做「恶魔密勒」的,大概就是他吧!莫要让他的影子遮着你,好好的耕田吧!」那个老头子怕碰着我的影子,就东躲西躲的闪在一边那个儿子说:「看着活人飞行,实在有趣啊!我要是能飞的话,就是跌断了腿也是愿意的」于是他田也不耕了,双眼瞪着空中的我 “那时,我认为我已经有力量可以做利益众生的事业了,我应该去弘法度生才对但是本尊示现对我说:「应该依照上师的嘱咐终生修行才对,世上再没有比修行更能利生弘法的事了」我心中就想:终生修行的事绩,可以为以后的行者做榜样,对未来的众生和教法将有广大的利益所以就决定仍旧终身在山中修行 “又想:「我住在此处已经多年,知道我的人已渐渐多了今天这个小孩子又看见我飞行,以后恐怕来的人会越发多起来如果继续住下去,可能堕入世间八法,由于天魔和名闻恭敬的利诱,究竟悉地(悉地-成就的意思)可能中断还是到上师授记的胜地「去巴」去修行吧」我就背起煮荨麻的土锅,离开了护马白崖窟 “因为长期苦修的缘故,我的体力不继,褴褛的衣服满地上拖着,一不小心,失脚滑跌在路旁绳子一断,土锅也打破了锅子里还有一堆鲜绿的麻草,伴着锅散落在地上我看见这个景象,想起了「无常」的道理,生出了更深的出离精进的心山坡背后恰巧有一个猎人在吃东西,走过来又看见我手里拿着的破锅片,便问:「那个土锅已经打破了,你还拿着它做什么呀你的身体这样瘦,又是绿颜色的,是什么道理呀 “我简单的告诉他我修行的经过他听了说;「这真是希有难得啊!请你到山坡上面和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我就随他一起上了山坡那里还有好几个猎人坐着,其中一位对我说道;「喂!朋友,我看你的眼睛长得很不错,如果以你这样的苦修来作世间上的事,一定可以骑乘如狮子般的骏马,家里会有最好的牲口和奴婢,享受荣华富贵,谁也不敢欺侮你你可以过很舒服的日子不然最低限度,你做做生意,也可以养活自己,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就是再倒霉,替别人当佣人的话,也可以吃得饱穿得暖,总比你现在这个样子要好得多以前你也许不知道怎样做,今后你照我的话去做,一定不会错的」 “另外一个老头子就说:「算了!算了!你不要乱说了,这位倒像是一个真修行人,哪里会听我们世俗人的话哟,快莫要多嘴吧!唉!先生!你的声音真美,请你再唱个歌给我们听听吧」 “我说:「你们看我,觉得我悲惨已极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比我更幸福,生活得更快乐的人,恐怕再也找不出了」 “我离开了猎人们,向曲巴行来;走过了巴库,到达亭日,便在路旁躺下来休息片刻有几个姑娘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准备去参加法会,经过这里看见了我这枯瘦如柴的身体,一个姑娘说道:「你们快看啊!这人真可怜啊!我们要发愿,来世不要得到这样的一个人身啊」 “另一个姑娘说道:真是可怜啊!这个样子谁看见了都会伤心的” “她们却未料到我心里也在想着,这些无知的众生真是可怜啊!不由得地对她们起了极大的悲悯心,就站起来对她们说道:「喂!请你们不要这样说,也用不着这样难过老实说,你们就是发愿,想要得着我这样一个人身,还不容易呢!你们悲悯我吗可怜我吗告诉你们,邪见才是真可悯,愚痴才是真可怜啊!」 “一个女郎听了就对身旁另一个女郎说道:「他就是密勒日巴啊!我们只看见别人,不看见自己,说了这些不合理的话,让我们向他忏悔发愿吧!」 “她们二人就来到我面前向我顶礼求忏悔,还供养了我七个小蚌壳,其余的女郎们也一起向我顶礼,又请我说法 “我来到布林,打听了关于曲巴和寄普两地的详细情形,便决定到寄普的太阳窟中去修行,在太阳窟中住了几个月,觉证都有很迅速的进步布林的居民,常常拿食物来供养我,零零星星的时常有许多人来看我,渐渐地我觉得对修定有一点妨碍,就想到师傅指示的无人深山中去修行 “这时琵达已经弄到了些羊毛,织成了一卷毛呢,她带着毛呢跑到护马白崖窟去找我,可是我已经离开了,她就四处打听我的下落有人告诉她说:「在上方贡通有一个瑜伽行者长得像个麻草虫一样,从巴库过了那托向南方走了」她一听知道是我,就跟踪到南方来找走到布林,恰巧遇见大译师巴日正在大开法会巴日译师的法座上,铺放着的垫子有几层高,堂皇的胜幢大伞,高高的悬在头顶上,五色绸缎的飘带,向四方飘荡小喇嘛徒弟们吹着法螺,喝酒饮茶,忙做一团;到会的人们非常拥挤,真是一场热闹的盛会琵达看见这种盛况,心中想到:「别人学佛,有这样的场面和享受,我的哥哥学的那个佛真特别!除了自找苦吃以外,毫无好处,还要受人们的耻笑,亲戚们也跟着丢脸这一次遇见哥哥,一定要与他好好的商量一下,想法子来给这位巴日大喇嘛做徒弟才是办法」 “琵达向会上的人打听我的下落,有人告诉她说我在寄普,于是琵达经过布林来至寄普,找到了我,一见面就对我说:「哥哥啊!你所修的这个法是一个教人口无吃身无穿的法,实在可耻,使得我实在无颜见人别的不说,你的下身都没有一点东西遮住,多难看啊!现在请你拿这毛布做一个围裙吧!」 “你看看别的学佛的人!看看巴日大译师那位老人家,下面坐的是几层厚的垫子;上面张的是大宝伞盖;身上穿的是绫罗绸缎,又喝茶,又饮酒,他的学徒和弟子口吹法螺集会的大众围绕着他,献上的供养不计其数这样才对大众亲戚朋友都有利益,大家自能心满意足所以我看他是修法人当中最好的修法者,你看看有没有办法在他手下做个学徒,就是做一个最小的喇嘛,也可以过得舒舒服服的否则,哥哥啊!你这个法和我这个命啊!我们兄妹二人怕活不长哟!」说着就放声大哭起来 “我对琵达说道:「你不要这样说,你们以我赤身裸体为可羞,我以为这是人人本有的身体,露出来没有什么可耻,父母生下我来时就是这样,那又有什么可耻那些明知罪业不可造作的人却偏偏不顾羞耻地去造作罪业,令父母忧心;偷盗上师三宝的财产;又为了要满足自己的私欲,想尽方法欺骗众生,害自己,害别人这种人,是为神人所不齿的这种人的行为,才叫可耻,他们不仅是今生可耻,将来也可耻,再者,如果你说父母所生的身体是可耻的话,那么父母初生你的时候,你的胸部并没有两个大乳房,为什么你对于这个乳房现在也感到羞耻呢 “「你以为我没有吃的,没有穿的,那样勤苦修行,是因为我找不到吃的,找不到穿的缘故,那就错了我所以那样苦修的缘故,一来是因为我害怕三恶道的痛苦;二来是因为我看轮回就像投活人入火坑一样的可怕俗世的散乱纷杂,世人的争名夺利,一切世间八法,对于我就像病人呕吐出来的臭食一样可憎厌而令我恶心,我一见这些,就像看见被杀死的亲生父母的血肉一样,心中说不出的难过,三来是因为马尔巴上师对我的训示是:舍弃世间八法和散乱,不顾衣食与别人的议论,要住在无人的深山中,弃绝一切今生的希望和念头,专心精进修行,所以我之想要勤苦修行,也是为了遵守上师教训的缘故 “我遵守上师的训示而修行,不但对己有益,而且对一切众生都有究竟的利益人生在世,随时可死,与其为世间八法缠扰烦恼,不如寻求究竟的解脱至于你说叫我去做巴日喇嘛的学徒,这话实在可笑!如果我要想在世间出头,至少也不会比巴日喇嘛差我因为要即生成佛,所以才修苦行琶达妹妹!你也应该舍弃世间八法,好好的学佛,跟随你的哥哥到雪山中去修行,将来对自他一切的利益,会同太阳的光辉一样灿然照遍大地的」 “琵达听完了便说道:「你听说的世间八法就是人间的幸福啊!我们兄妹用不着舍弃它们吧!你明知道自己不能够做到巴日大喇嘛一样,为了遮羞,故意说了许多像是真有道理的话,你叫我嘴里没有吃的,身上没有穿的,跑到那其贡雪峰去受冻捱饿,我不干!从今以后,我到那里去自己也不晓得哥啊!请你不要像被狗赶慌了到处乱跑的野鹿一样,住定在这里好不好你也可以修行,我也容易找你,这里的人好像对你都还相信似的,所以顶好常住在这里否则请你小住几天,先把这一卷毛布作个围腰,把下身遮住我去一下,几天就会再来」 “于是我答应了琵达在此再住几天,她就到布林村去讨饭去了 “琵达走了以后,我就把毛布分成了几块,用一大块作了一个把整个头部都装得下的大帽子,又用一块作了一双鞋,又用一块做了二十个小套子,把十个脚指和十个手指都套起来,又做了一个套子,把我的下身私处也套起来 “过了几天,琵达回来了,问我衣服缝好了没有我说缝好了,就把那些套子拿给她看 “她一看就大叫道:「哥哥哟!你简直不是个人哪!一点羞耻都不知道,把我辛辛苦苦讨饭换来的毛布弄成碎片,完全都糟踏了!你有时好像一点空闲都没有,忙着修行,有时你却有许多闲工夫来做这样开玩笑的事!唉!你真不像个人哪!」 “我说:「我是一个正人,作有意义事业的人,我最知道羞耻,所以一切的戒律和誓语我都守持得很好因为你这个妹妹,觉得我的私处露出来不好看,感到羞耻,我又不能把它割掉,所以虽然耽误我修行,但是为了满足你的要求,我便耐心地做了这些套子,我又想如果下身突出来的部份可耻,那么,手、足、头、手指、一切突出的部份都应该觉得可耻所以我统统作上了一个套子我并没有糟塌毛布,我用它来做了遮耻的套子说起来,好像你比我更知道羞耻似的,如果我私处可耻,那么你的私处可不可耻呢集聚可耻的财宝还不如没有的好!」她听着我的话,一声也不响,气得脸色发青,青里又带黑似的 我接着说:「世间上的人,以不可耻为可耻,以可耻为不可耻做欺骗害人,造罪作孽的事,反倒不以为耻!」 “琵达的面色还是青中带黑似的,把讨来的食粮和酥油交给我说:「不管怎样,你总是不肯照我所说的话去做的但是我总舍不得哥哥,请你食用这些东西我再下山去找粮食去」说完就要走,我心里想:难道琵达的心真是不能够以法来化度的吗我就对琵达说:「你不要先走开,等到这些东西吃完了再走在留此时间中,纵使你不修法,你也就可免得下山去造罪,且在这里住几天吧」 “琵达也就留下来,这期间,我尽量的为她说因果善恶的道理她对于佛法渐渐地有了正确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