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白教始祖密勒日巴传8 找回我们的文化底蕴

时间:2017-06-04 13:05:03166网络整理admin

阿波罗网编者注:我们在大陆关于西藏的教育是“党让封建社会的西藏人民得到了解放”西藏的人民很愚昧,是宗教精神鸦片的受害者离开大陆后,发现港台民众知道什么是东方文化中的“修行”,对西藏的修行方法有相当的接受,港台的明星拍片都要举行“敬神”仪式,有一些还拜了密宗师父 近日《密勒日巴传》正在美国上映,我们找到密勒日巴(藏密白教的始祖)的修行故事,供读者参考 我们要把中共在49年后从我们的文化视野中夺走的一切,慢慢补回来,让我们的文化底蕴向港台同胞一样深厚 惹琼巴问道:“上师老人家,您是怎样修苦行的是在什么地方修行的呀” 密勒日巴说:“第二天早上,老师的儿子就给我预备了一口袋糌巴和一包好的供食,对我说道:「这是供养你修行的,请你为我们发愿不要忘记我们!」我就拿了这些食物,到自己老家后面的大山上一个崖窟中去修习禅定我很节省的用水调着糌巴吃,时候久了,身体变得非常衰弱,但是功夫却增长不少这样修了好几个月,最后粮食全吃完了,身体弱得不能再支持下去我心里想:还是到牛场上去要一点酥油,到田庄上去要一点糌巴;好维持这个身体不至於饿死,才可继续修行 “我就由山上下来,到了近处一个牧场上,看见有个牛毛帐蓬我就在帐蓬前说:「施主啊!瑜伽行者来募化酥油!」谁知冤家路窄刚巧碰见的是姑母的帐蓬姑母一听,知道是我的声音,不由怒火三千丈,立刻就放出猛狗来咬我我赶紧用石头打狗自卫;这时姑母把牛毛帐蓬的撑柱拿了下来,飞跑到我的面前,大声的詈骂:「你这个败家子!亲友的仇敌!乡里的魔鬼!不要脸的东西!你来要什么有你的好老子才生出你这种儿子来!」口里不住地骂,手里将棍子打将下来我拔腿就跑,不幸因为营养不良,体力衰弱;一个石头绊着脚,立刻就跌倒在一个小溪里姑母不住的大骂,用棍子没头的乱打;我拚命的挣扎,才站了起来手依着行杖,双眼流泪,对姑母唱道:--? “跟着姑母一起出来的一位小姑娘听了我的歌,忍不住流下同情的泪姑母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就回到帐蓬里去,然后叫那个女孩拿着一皮袋的酥油和乳酪来给我于是我就一步一跛的离开姑母的帐篷,依次地又到别个帐蓬去乞食这些人我都不认识,但是他们却都知道我看见我来了,都仔细注视着我,都布施我很多很好的食物这时我心里想:姑母既然对我如此,伯父也一定不会轻易饶我;还是走到别处去要吧就带着求得的食粮走到村庄的下头 “谁知伯父因为自己的房子倒了,多年来已经搬到下村来住我全然不知地走到他的门前伯父见是我来了,跳起来叫道:「你这个王八蛋!败家子!我虽然老得剩几根骨头了,但是我一辈子要找的,就是你!」说着,拾起石头如雨点般朝我打来我急急地回身逃跑伯父飞奔回家,拿了弓箭出来大叫道:「狼心狗肺的败家子啊!你把这个村庄害得还不够吗街坊啊!邻居啊!快点出来啊!我们的仇敌来了啊!」许多年轻人,听见伯父叫喊,连忙出来,帮着丢石头打我原来他们都是从前吃过我的亏的人我一见情势不好,恐怕被他们打死,只得假装结起忿怒印大声叫道:「教敕传承派的上师本尊啊!兮鲁噶具誓大海啊!修行人遇见要命的敌人了!请护法神还给他们黑箭啊!我就是死了,护法神是不会死的啊!」 “大家听了都害怕起来,连拖带拉地把伯父拉住有些同情我的人也都前来调解,丢石头打我的人们也走近来请求我饶恕他们都布施了我很多粮食,只有伯父始终不与我妥协,也不给我任何布施我拿着食物,慢慢回到山洞,自己在路上思索:我住在这村子附近,只是引起他们的忿怒与不安,还是赶快离开此处吧! “当夜,我做了一个梦,梦兆好象叫我再住几天才走所以我就决定再暂住几日 “过了几天,结赛来了,拿着很好的食物和酒来看我,见了我就抱着我放声痛哭她啼泣着把母亲死的经过和妹妹流浪远方的情形详细地告诉了我听了母亲和妹妹的悲惨经过,使得我忍不住也痛哭起来 “后来,我忍住痛哭,问结赛说:「你到现在还没有出嫁吗」 “「大家都怕你的护法神,谁也不敢要我即使有人要我,我也不要出嫁!你这样地修正法,真是稀有难得啊!」 “停了一下,结赛又问我:「你的家和田园现在打算怎样处置呢」 “我就明白她的意思了,我心里想:我离世弃家专修正法,完全是马尔巴上师的恩德;对于结赛,应对她在佛法上发一个善愿,这比一切都好对于世间的事,她应该自己决定,我须将这意思明白地告诉她 “我就对她说:「如果你遇见了琵达妹妹,就把家和田都给她吧!在未遇见她之前,你可以享有这些家产如果琵达妹妹证实是死了的话,那这家和田我就送给你了」 “「难道你自己不要吗」 “我说:「我是修苦行的,过的是跟老鼠和鸟雀一样的生活,所以田园对我没有什么用即使我拥有全世界的财产,死的时候一样也带不走如今我放弃一切,不但将来快活,现在也快活我的行为与世人是相反的从现在起,请你不要把我当人看待好了」 “她说:「那么,你对于其他一切修法的人都不赞成吗」 “学佛的人如果最初就为了要在世界上出风头而学会讲经说法,自己的宗派得胜了就欢喜,别人输了就高兴;一味求名求利,空挂上一个学佛的名称,穿上一件黄袍,这种学佛人我是反对的如果意乐清净真诚,那么一切宗派的学人,都是趋向菩提的,我绝不反对所以说,根本上不清净的人我是不赞成的」 “结赛说:「我还从来没有听见过像你这样穷苦褴褛的学佛人呢!你这是大乘中那一派的办法啊」 “「这是一种诸乘中最殊胜的法乘,舍弃世间八法,即生成佛的最上乘法」 “「你所说所行的,都与别的法师们不同这样看来,二者之中必有一个是错的假定两个都是法,那么,我还是喜欢他们的」 “我说:「你们世俗人所喜欢的法师,我却不喜欢他们的宗义虽然与我相同,但是身穿黄袍为世间八法所转的,究竟都无实义;纵使不为八风所动,其间成佛迟速之差,判若天渊这一点,你是不会了解的总之,你倘是能够立志,最好便去努力修法;如果不能够呢就还是去照管田园吧!」 “结赛说:「我不要你的房子和田,你还是给你的妹妹吧!佛法我是要修的,可是像你这样的修法,我是办不到的」说完她就走了 “又过了几天,姑母听说我不要田宅了,很是诧异,想道:听说他依着上师的训示,不要田园了,我去看看是不是真的!于是就带着酒食来看我她一见面就和我说:「侄儿!前几天是我不对,你是学佛的人,请你要忍耐饶恕!我有意思替你种田,每月给你纳租;不然你的田荒废了也可惜,你看好不好」 “我说:「很好!我只要每一个月有一开(「开」是西藏重量的单位,「一开」约相当于二十五斤」)粮食就行了,其余的就都送给姑母吧!」姑母便很满意高兴的走了 “如是又过了两个月,姑母又来了,对我说:「大家都说耕你的田,你的护法神会发怒放咒的请你不要放咒啊!」 “我说:「我怎么会放咒呢你是有功德的,请你放心耕田给我拿粮食来好了」 “她说:「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请你发一个誓好不好」 “我心想:她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不怀好意,也可以作为逆增上缘我就同她发了誓,她欢欢喜喜地又去了 “我继续在山洞里精进修行,虽然尽了最大的努力,却仍旧不能生起暖乐的功德正思量着该怎样办才好的时候,当天晚上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耕一块很硬很硬的田,怎么都挖不动方想放弃的时候,马尔巴上师忽在空中显现,说道:「儿啊!用力耕啊!只要你勇敢向前,不要怕他硬,总会成功的!」说完,马尔巴上师就在前面耕,我在后面耕,果然遍地都长出了丰盛的禾苗 “醒来以后,心中非常欢喜;但又一想,梦境不过是由习气的显现而已,凡夫尚不执著重视,我为梦境而欢喜,岂不是太愚痴了吗虽然如此,我知道这是一种征兆,如果努力精进一定能生功德的 “我这时已有意到护马白崖窟去修行了恰值姑母带了三斗糌巴,一件破皮衣,一块布料子,一块黄油与牛油混起来的油团来看我对我悻悻地说道:「这些东西就是你卖田的代价你拿了这些东西,请到远方我耳朵听不见眼睛看不见的地方去因为村人大家都说:闻喜害得我们这样惨,现在你又把他喊回来,将来村上的人可能都要被他杀尽斩绝的!你要是不把他弄走,我们就把你跟他一起杀掉!所以我特地来告诉你,最好请你还是到远方去吧!你假使一定要在这里,他们怕不会杀我,倒是真的要杀掉你!」 “我明白村人一定不会这样说的我若不是一个真正修行的人,我决不会为了姑母夺我的田地而赌咒的我发誓不放咒,并不是要让姑母欺骗夺我的田心里是如此想,我还是对姑母说:「我是一个修行的人,修行人最要紧的是修忍辱,如果对逆境不能忍耐,那又该怎样才能修忍辱呢我要是今天晚上就死了,不但田没有用处,就是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没有用处成佛以修忍辱为最紧要,姑母就是我修忍辱的对象我之能够遇见正法,也是伯父和姑母的恩德;为了报答你们的恩德起见,我发愿希望你们未来成佛不但田我不要,就是连房子送给你也可以」说完我就唱了一支歌:-- 依上师恩德, 逍遥居山中; 弟子之祸福, 师尊咸知悉 世人为业牵, 生死难出离; 若贪着世法, 绝解脱命根 世人作恶忙, 终受恶趣苦; 贪着与痴爱, 引人入火炕 寻求财物故, 冲突常招敌; 美酒如毒药, 饮之难解脱 爱财之姑母, 若贪心无厌; 啬吝世间物, 恐坠饿鬼趣 姑妈所有言, 尽是是非语; 多言类若此, 于汝实不利 一切我家田, 悉赠于姑母; 人依法得净, 佛殿在自心 慈悲度苦灵, 灾苦业风运; 我为向上者, 胜不动自性 承恩大悲者, 愿加持弟子, 逍遥得山居 “姑母听了我的歌,就说:「像侄儿你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修行人啊!」就心满意足地下山去了 “我受了这种种的刺激之后,对于人世间起了更大的厌离之心;因为决定了舍弃家宅和田园,心中反而觉得坦然无事所以我就立刻想到护马白崖窟去修行这一个崖洞是我开始修行以至日后获得成就的地方,所以后来被大家称做「发足崖窟」 “第二天,我拿着卖田所得的物品和随身所带的零碎东西,在人未起身天尚未亮的清晨步行到了护马白崖窟白崖窟是一个很适宜居住的崖洞到达以后就把一张硬毡子铺起来,上面垫了一个小垫子,作为禅座布置定当,我就唱了一首誓愿歌:-- 我未证道前, 誓志常住此; 即令冻饿死, 不往觅衣食 疾病宁至死, 不下山求医; 忍苦宁舍命, 不下山寻药 乃至一刹那, 不以此色身, 寻求世间利; 唯以身口意,争取大觉位 祈请上师尊, 十方一切佛; 赐予大加持, 令此誓不违 祈请胜空行, 及护法守者; 助我以胜缘, 令此誓成办 “接着我又发誓道:「我若是不得成就,不生殊胜的证解,纵使饿死也不为觅食下山,冻死也不为求衣下山,病死也不为找药下山决定彻底舍弃今生与俗世有关的一切一切三业(身业,口业,意业为三业,身口意不为一切诱惑所摇动,故名三业不动)不动,一心修行成佛,请求上师本尊空行护法加持此愿成就如果违背此誓,与其留着一个不修正法的人身,不如即死所以如果我一旦违誓就请护法大海众立刻断绝我的生命我死之后,还须请上师本尊加持得投生一个能修正法的人身 “自立誓起,我每天只吃一点点的糌巴,日复一日地苦修下去 “我的心分虽然有大手印的把握,但是因为食物太少的缘故,体力不足,气息不调,毫不生暖乐(「暖相」及「乐相」为一切定的共相,「拙火定」更为显著),身上寒冷非常就一心祈请上师一夜,在光明的觉受中,好似看见马尔巴上师,有许多女郎围绕着行会供其中有人说:「那个密勒日巴,如果生不起暖乐,怎样好」马尔巴上师说:「他应该如此如此的修」说着就把修的姿势做给我看醒后,我就依法结六灶印(「六灶印」即一种特殊之坐式)以求生体乐,调匀呼吸,以命根风(「命根风」即命气也,八识之所依也)而束语业,以法尔解脱方便调伏妄想,心趋宽坦这样修行以后,果然生起了暖乐 “如是过了一年,心里就想到外面去散散步,到村庄上去走一走正准备要走的时候,忽然想起我从前所发的誓来 “自己勉励自己,便愈加昼夜不息地勇猛精进,道行更渐增长这样又过了三年 “我虽然一年只吃一开糌巴,但是过了这几年以后粮食也就要吃完,最后终于一点没得吃的了眼看着这样下去只有饿死一途我想世人以宝贵的人身孜孜于求财,得了一点就欢喜,失去就苦恼,真是可怜以充满三千大千世界的黄金,比之于成佛的事业,实在微不足道若是不成佛而白白舍弃了这个身体,真太可惜那么,我是不是要去找一点食物来维持这个生命呢同时我又想起了从前的誓言,究竟应不应该下山去呢思之再三,觉得现在出去,并不是因为贪玩,而是为要得到修法所需的资粮,所以此行非但不算违背誓言,而且是应该做的为了求得一点苦行的资粮,我于是就走到了护马白崖窟的前面 “那个地方,一望宽阔,日光温暖,溪水澄清,遍地长着茸茸青草和绿色的野荨麻我一见之下,大为欢喜,心里想:「这样就不用下山去了就可专食荨麻好了」从此以后我就以荨麻度日,继续修行下去 “再过了很久,外面穿的衣服破烂得连一片布都不剩了因为专吃荨麻没有一点其他的食物,身上也弄得只剩一付骨架,头发和毛孔因为吃荨麻的缘故也都变成了绿色 “我想起上师给我的锦囊信符,我把信符顶戴在头顶上,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虽然一点吃的也没有,但是就好像吃了甘美的食物一样,我感觉到非常舒适满足我想打开信符看一看,可是有一个兆头表示,拆开信符的时候尚未到所以就没有打开这样又过了一年 “一天,一群猎人带着猎狗,在行猎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打到,无意中走到我的洞前,一见我,吓得大叫:「你是人是鬼啊」 “我说:「我是人,是一个修行的人!」 “他们说:「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啊怎么浑身是绿色的呢」 “「因为吃荨麻吃久了,才这个样子的」 “「你修行的粮食在那里呢把你的粮食借给我们吃,我们以后还你钱你要是不拿出来,我们就把你杀掉!」他们就在洞里到处看了一遍,狠狠地威胁我 “「我除了荨麻以外,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也用不着隐藏,因为我相信对于修行的人,只有供养粮食的,而决没有抢修行人的粮食的!」 其中有一个猎人说:「供养修行人有什么好处啊」 “我说:「供养修行人会有福气来的」 “他就笑着说:「好!好!我就来供养你一次吧!」说完,就把我从座上抱起来向地上一掼,又提起来向上一抛,跌下来,又一掼这样的抛和掼,我瘦弱的身体自然不能禁受,痛苦万分但他们虽然这样侮辱我,我心中却对于他们生出了慈悲,十分可怜他们,不住地流下泪来 “另外一个坐在一旁没有折辱我的一位猎人就说:「喂!你不要这样做他倒真是一位修苦行的行者啊!就算他不是一个修行的人,把这样一个骨瘦如柴的人拿来欺侮,也不算是英雄好汉哪!何况我们的肚子也不是因为他而饿的这种不讲道理的事,快不要做了!又对我说:「瑜伽行者啊!我实在佩服你我没有扰乱你,请你回向保护我」那个欺侮我的猎人说:「我已经好好献上献下的供养过你了你也应该回向保护我呀!」说着哈哈大笑地走了 “我倒没有放咒术,也许是三宝处罚,也许是他自己作恶的报应,以后听说过了不久,为了一件事,法官将那猎人判了死刑,除了说不要欺侮我的那个猎人没有受罚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