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J:虽有三峡危机 中共为全球新建水坝

时间:2017-08-02 03:14:03166网络整理admin

世界45,000座大型水坝几乎有一半在中国,中国已开始向发展中国家输出其水电技术,虽然它自己还在努力应对着三峡大坝带来的环境破坏和社会问题 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都已开始对修建大坝敬而远之但中国公司和中资银行现在却至少参与了27个国家47座大坝的建造,这些大坝的造价总计高达数十亿美元,其中一些位于因侵犯人权和环境记录恶劣而饱受批评的苏丹和缅甸 就在本周,中国最大的工程公司之一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Gezhouba (Group) Corp., 简称:葛洲坝)称其获得了一份15亿美元的合同,将在巴基斯坦修建一座水电站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宣布将在尼日利亚修建一座造价15亿美元的大坝中国主要的大坝建造商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Sinohydro Corp. Ltd.)上个月中标修建老挝的一座大坝,造价预计将达20亿美元 对中国而言,这些工程是其努力增加对亚非国家援助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帮助这些国家建造基础设施的交换条件是获得其石油和铜等资源在中国公司修建大坝的许多国家,当地政府和许多民众都乐于接受水电,认为这是一种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可以使他们免遭能源缺乏之苦 每年都会有亚洲和非洲国家的代表团参观三峡大坝这个“模范工程”,虽然其问题多多,从飙升的造价、强迫逾百万民众重新安置造成的动荡到水土流失、污染加剧等等不一而足对大坝的批评──在许多方面是全世界最强烈的──持续不断,以至中共政府最近也开始承认这些问题但环保主义者和人权活跃人士担心,中国在引领其他国家恢复对建造水坝的热情时会重复其在国内犯过的错误 美国加州环保组织International Rivers的政策负责人彼得•博斯哈德(Peter Bosshard)说:“中国在世界各地建造大坝所依据的分析并未指出这些项目的真正代价” 在中国国内,政府已经开始对大坝作出反思,增强了对环境的重视,并要求对大坝进行影响评估和公众听证会,以此获得广泛的支持 中国之外的水电支持者也感到不安,担心中国大张旗鼓地在国外修建大坝存如果出现问题会给整个行业投下阴影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首席大坝专家亚利桑德罗•帕尔梅里(Alessandro Palmieri)说:“我自己也很担心,因为我觉得每个项目都是这一行业的代言人”他警告说这些大坝可能会出现极大的问题他担心这些项目会造成环境问题或引发社会动乱 其中一些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在位于苏丹尼罗河谷、造价20亿美元的麦洛维大坝(Merowe Dam),去年四月一些抗议强迫安置的村民被警方杀害;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为这座大坝提供了部分资金联合国还对其他侵犯人权和镇压反大坝活动的情况提出了抗议环保主义者说,非洲一些计划建造的大坝会危及加纳和赞比亚的国家公园,淹没公园的一部分土地并改变其生态系统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China Three Gorges Project Corp.)有点类似政府机构,负责三峡大坝的建设工作,它正考虑与一些西方电力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后者目前正评估在政局不稳的刚果民主共和国修建大坝的计划,这座大坝的发电能力将会是三峡大坝的两倍 中国在邻近的东南亚地区也同样活跃,据中国-东盟电力合作与发展论坛(China-ASEAN Power Cooperation & Development Forum)今年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有21家中国公司正在那里从事着52项水电工程的建设工作 环保主义者说,大坝已经毁掉了中国境内的澜沧江上游地区;他们想阻止中国再在下游修建大坝活动家们大肆批评中国在缅甸修建大坝的行为,声称这种行为是在支持独裁政权,当地社区已经因被强迫安置而受到损害在老挝这个全世界最穷的国家之一,负责三峡建设的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正在修建两座大坝,以便向邻近的中国和泰国输出电力 在反对中国大坝建设热的同时,对中国在东南亚和非洲经贸领域势力不断做大的普遍不满也在升温Towards Ecological Recovery & Regional Alliance泰国活动家Premrudee Daoroung说,中国正在利用其政治实力让湄公河下游国家接受项目和投资很多时候当地人已开始对中国人有不满的言论了该组织一直在游说,反对在湄公河上建造大坝 中国以及国际大坝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Large Dams)等其他支持水电的国家和组织表示,建设大坝能够提高世界最贫困地区的生活水平该委员会称,非洲仅开发了水电可开发量的8%左右 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行长李若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不想被误解我们希望人们理解我们不是在破坏环境我们是在帮助各国发展 中国的建坝热情不断高涨,而近年来大坝在西方已基本失宠,不过此前西方国家也经历了几十年的大坝建设高潮从在大萧条时期建设的美国胡佛大坝,到欧洲最大的水坝──葡萄牙Alqueva大坝(1957年计划,2002年竣工),大坝是国家建设、工业化和摆脱贫困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国际大坝委员会的数据,欧洲和北美这两个世界最富的地区已经开发了水电可开发量的70% 随着对环境的负面影响逐渐显现,大坝开始受到冷落中国的三峡大坝就是一个例子尽管遭到了强烈反对,大坝的建设方案仍在1992年获得批准,最终催生了绵延400英里的库区,140万人被迫迁徙支持者称,三峡大坝利大于弊,不但有助于预防下游的洪涝灾害,还带来了清洁能源批评者则表示,如果建几个较小的水坝更有助于预防洪水,而且留下的人为影响更小最终,巨型水坝对世界舆论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有关腐败、管理不善和环境恶化的报导在国际社会引发了反对水电的声浪 上世纪90年代,在环保人士的压力下,全球在建水坝的数量下降到只有2,000座,远低于70年代高峰时的5,400座最早将水坝视为帮助穷国摆脱贫困之重要手段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也停止了对几乎所有大型水坝的资金支持2000年时,一个名为世界水坝委员会(World Commission on Dams)的深具影响力的团体发表了一份措辞严厉的报告,对水力发电的益处提出了质疑这份报告标志着水电发展的末路 但随着石油价格的不断飙升以及人们对燃烧煤炭等化石燃料会加剧全球变暖的担忧日益加剧等因素,水力发电重新收到青睐从2005年起,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和世界银行又开始向水坝建设项目贷款,当时它们向老挝的Nam Theun 2大坝项目提供了建设资金,希望该国能够通过向外输出大坝发的电来增加收入在某些地区,水电项目是作为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项目的后备手段 专家们说,在此期间,中国主要通过官方的中国进出口银行以更加积极的步伐进军全球水电市场环保组织International Rivers的博斯哈德说,过去四、五年中,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大型水坝项目最重要的资金提供国 International Rivers等环保组织之所以将攻击的矛头对准中国进出口银行,是因为他们认为,这家向中国水坝建设公司大量提供贷款的银行对水坝项目在全球遍地开花的现象负有最大责任他们希望中国在社会责任和透明度方面能够遵守国际标准,而这也是人们在评论中国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的利弊时屡屡涉及的一个话题一些人抨击中国不附加任何条件的援助方式,称这会助长侵犯人权和腐败行为 中国官员表示,中国的外援政策是随着中国对国际事务的参与不断加深而逐步形成的李若谷最近看到International Rivers在网上批评该行的文章后提出与博斯哈德会面中国进出口银行已公布了它的贷款指导原则,并考虑与世界银行一道参与非洲的一些开发项目 李若谷指出,说中国进出口银行不关心环境和社会责任是不正确的,你不能因为出现了一些腐败问题就停止一个国家的发展,这于事无补,不能因噎废食有经济学背景的李若谷曾就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