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中外尸体不腐大观 挑战科学定律

时间:2017-06-03 05:26:04166网络整理admin

按照科学定律,人的心跳一旦停止,体内细胞将因缺氧而在数分钟后死亡,所以,人体通常在死后数天开始腐烂有分析指出,尸体不腐、甚至袈沙都不能被烧毁的现象对现代科学定律构成挑战 泰南高僧火化 尸体袈裟不毁 据联合早报报导,在泰国南部仁廊府挽暖区樾挽暖佛寺,高僧銮菩銮他嘛哇罗于今年10月17日圆寂,享年90岁,其火化仪式在11月8日进行在举行火化仪式的当天,天上连续下滂沱大雨,而到下午4点的时候,庙方将进行佛教诵经仪式时,大雨即时停下 佛教诵经仪式结束后,一部份虔诚信徒留下参加火化礼火化礼在当晚9时进行,收尸老叟拿着装满汽油的加仑桶,把汽油淋在棺木上,然后点燃汽油,并开动风扇催促火力 大约在30分钟过后,棺木及吊唁花等物被烈火化为灰烬,可是高僧的尸体却安然无恙、袈裟丝毫未受损,在场的众僧人啧啧称奇众亲信及委员们立即下令终止火化,将高僧尸体换了一套新袈裟及另装入一付新棺木置放于大卧佛的佛堂内 福建僧人圆寂后长头发 2003年农历正月二十八,福建省享年116岁的妙智和尚双目紧闭安详地圆寂他的弟子遵照其生前遗愿,将他的肉身安放在一个特制的缸里按照佛教惯例,3年后的同一天,将举行开缸仪式2月25日,开缸仪式后,人们发现妙智和尚肉身依旧完好,颜面如生,成为福建省惟一一尊“肉身和尚” 他的弟子回忆,师父在圆寂前十余天,已经停止进食,每天只喝点水更让人惊叹的是3年后的今天,人们发现妙智和尚的双眼依然是半睁开的而且头上还长出1.8厘米的头发,手上的指甲也长出了1厘米米左右 河北老人死后10年身体飘香 据报导,1992年11月24日夜10时45分,88岁高龄的河北省香河县淑阳镇胡庄村周凤臣老人(俗称香河老人)停止了心跳与呼吸但是,老人停止呼吸和心跳后24小时体温不降,一星期后身体柔软如常,手背甚至还有血液流动,头部太阳穴的血管清晰而且有弹性 更为奇特的是,1995年夏老人的尸体演化成“金刚琉璃体”到现在,老人遗体在常温下不仅不腐,而且自体内发出芳香的气味 史上多位高僧圆寂后留肉身 自古至今,中国有不少高僧圆寂坐化后留下“肉身”禅宗六祖慧能的肉身历时一千多年,至今还端坐在广东南华寺已经流入日本的唐代高僧无际禅师的肉身也逾千年而无损坏 九华山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中的地藏菩萨道场,其僧人圆寂后出现的神秘肉身, 在国内及至世界上都极为罕见从唐时金地藏成为第一尊不腐肉身之后,九华山相继出现了9 尊不腐肉身对外开放后,又先后出现了5尊不腐肉身其中仁义(比丘尼)是位唯一的女尼不腐肉身由于这一独特神秘的现象相继出现,引得大批善男信女纷纷前来拜竭 西方也有肉身不腐记载 在西方的历史,圣人塞西莉亚(St. Cecilia) 算是第一个被记载肉身不腐的她的出生年月已经不可考,死于大概是西元177年塞西莉亚是一名基督徒,在当时对基督徒迫害的年代,她被抓砍头 刽子手连砍三刀后没能将塞西莉亚斩首,便逃之夭夭这时的塞西莉亚的头和颈处于半分离状态,但是却一息尚存,神志清醒她趴伏在地上,脸面向地面,双手交叉作祈祷状,三天三夜后,终于归天而去 时间过了七百七十年,也就是西元1599年,圣人塞西莉亚被发现时,肉身不但没有一点腐败的迹象,而且还保持1500年前被埋葬时的姿势脖子上的伤口清晰可见,就连她的衣服也没有腐坏,还留有血迹 当时一个天才雕塑家在观看了圣人的肉身之后,用大理石雕刻了据说是和肉身同一个姿势的塑像这件世界著名的作品一直到今天还被安放在罗马的圣塞西莉亚大教堂内 1977年,西班牙埃斯帕季纳斯挖开一个家庭墓穴掘墓人及其助手大为震惊,因为看到里面有具11岁男孩的尸体还没腐烂,尽管他埋在里面已有40年的光景小男孩何塞歇·莫列诺于1937年死于脑膜炎 在2002年和2004年,《共青团真理报》先后报导过80年前故去的谛吉诺夫喇嘛不腐肉身的奇迹因为谛吉诺夫还具备活体的所有象征:柔弱的皮肤没有任何腐烂迹象,鼻子、耳朵和闭合的双眼还保存完好,手指和肘关节尚能活动,甚至还有活人的气味参加医检的专家都非常吃惊 挑战科学规律 关于肉身不腐的超常现象,1977年,美国TAN出版社出版了由天主教徒琼·卡洛尔.克拉丝(Joan Carroll Cruz)所著的名为 《不腐之身》(The Incorruptibles)这本书中详细地记载了从西元一世纪到二十世纪初的一百零二位修道士和修女的生平以及他们最终的不坏肉身 克拉丝在书中首先阐述了一下肉身不腐这一现象的超常性她一开始就从定义上明确的区分开了真正的修道人的肉身不腐现象,和其他的尸体长时间的保存现象,其中包括人为的“刻意保存”以及自然界的“意外保存”,一般都被称作僵尸(mummy) 其实真正修道人不腐的肉身和它们有着相当大的区别这些肉身超自然的保存既不取决于下葬的方式,也不取决于被埋葬的地点和温度有的从死亡到下葬之间隔了很长时间,有的墓穴内湿度很大,有些肉身经历了数次墓穴的更换,有的就紧靠着别的、已腐烂的尸体,但是它们却安然无恙 这些“肉身不腐”的实证已成为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人体之谜,它突破了“有机物如果失去生命,在自然状态下会腐烂”这一常规,对现代化学中有机物和无机物的理论形成挑战,显示出现代科学认识的局限性(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