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白教始祖 密勒日巴传5 找回文化底蕴

时间:2017-09-02 13:13:04166网络整理admin

阿波罗网编者注:我们在大陆关于西藏的教育是“党让封建社会的西藏人民得到了解放”西藏的人民很愚昧,是宗教精神鸦片的受害者离开大陆后,发现港台民众知道什么是东方文化中的“修行”,对西藏的修行方法有相当的接受,港台的明星拍片都要举行“敬神”仪式,有一些还拜了密宗师父 近日《密勒日巴传》正在美国上映,我们找到密勒日巴(藏密白教的始祖)的修行故事,供读者参考 我们要把中共在49年后从我们的文化视野中夺走的一切,慢慢补回来,让我们的文化底蕴向港台同胞一样深厚 卫地的俄东去多和他的眷属,带了很多的供养来求「喜金刚」的灌顶师母就对我说:「马尔巴只爱钱!像你这样的苦行修者,他就不传法给你,我替你去想法子办一份供养,无论如何要使你得个灌顶你先把这个供养上去请求,若是还不传法的话,我再替你去求」说着,师母就从自己的内衣里取出一块龙形玉的红宝石来给了我我拿了这块鲜明放光的红宝石,走进佛堂,礼拜上师,把宝石供上,说道:「这一次的灌顶,无论如何请您老人家慈悲传给我」说完了就坐入受法座上了 “上师把红宝石转过来,转过去,看了又看,说道:「大力,这个东西是那里来的」 “「这是师母给我的」 “上师微笑说:「把达媚玛喊来!」 “师母来了,上师就问:「达媚玛!这个红宝石是怎么得来的呢」 “师母磕了头又磕头,战战兢兢的说:「这个宝石原来与上师没有关系我的父母在我出嫁的时候对我说,上人的脾气好象不好,假使以后生活发生困难的时候,是要钱的,所以就给了我这个宝石,叫我不要给人家看见这是我秘密的财产,但是现在这个徒弟实在太可怜了,所以我把这个宝石给了他请上师接受这个宝石,开恩传授大力的灌顶从前你屡次在灌顶的时候把他赶出去,使他非常失望这一次,请俄巴喇嘛及大众徒弟帮忙我,一同请求上师」说完了,磕头又磕头 “但是上师面带怒容,俄巴喇嘛和大家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和太太一起礼拜向上师请求上师说:「达媚玛!你作这样糊涂事情,把这样好的宝石给人家,哼!」说着就把宝石戴在头上说:“「达媚玛!你想错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这个宝石也是我的!大力!你有财产就拿来,我就给你灌顶!这个宝石是我的东西!不能算是你的供养」 “但是,我想:师母一定会再三说明供养宝石的原因的,大家也都在替我求,所以我还等着,老脸皮厚的不肯走 “上师大怒,从座上一跃跳下,大骂我说:「叫你滚出去,你不滚出去,是什么道理」提起脚,在我身上乱踢我的头俯着地的时候,他把脚踏在我的头上,昏暗得像天黑了一样一下子又用脚把我踢翻,头突然仰面过来,就像天忽然发亮,金星乱冒乱踢了之后,又拿起鞭子,大打我一顿俄巴喇嘛来劝止上师的时候,上师那个样子真是可怕极了在大厅里,跳来跳去,他的愤怒威势真是达到极点了!我想:除了痛苦以外,什么都得不到,还是自杀了吧!正在痛哭的时候,师母满眼含泪的来安慰我说:「大力啊!不要伤心啊!比你更好的徒弟,世界上再也找不着了假定你要找别的喇嘛去,我一定替你介绍,学法的费用和上师的供养我都会给你的啊!」照例,师母必定要参加会供轮的,但是那一次,我哭了一夜,师母也就陪了我一夜 “第二天早上,上师派人来喊我去,我以为是传法,又跑去了上师说:「昨天没有给你灌顶,你心里不高兴吗起了邪见没有」 “我说:「我对上师的信心毫未动摇我想了很久,这是我的罪太大的缘故,心里伤心得很我一面说一面哭上师说:「在我面前哭,而不忏悔,是什么道理!滚出去!」 “我出来之后,好像得了神经病症一样,心神痛苦万分我心中想到:「真奇怪!我造罪的时候,学费也有,供养也有怎么学法的时候,学费也没有了,供养也没有了,穷得变成这个样子只要有造罪时候的一半的金钱,也就可以得到灌顶和口诀了现在这个上师没有供养物是不会传我口诀的,到别处去也没有供养物,有什么用!无财则不能得法,与其将无法的人身来集聚罪业,不如自杀了罢!唉!到底怎样好呢」这样东想西想,胡思乱想,结论是:求财第一!那么去替有钱人家当差,贮一点工钱来作求法的资粮好吗还是作恶事放咒术来找钱呢还是索性回家乡去吧!看见母亲多么高兴啊!回家乡倒好,就是不一定能找到钱!唉!不管怎样,求法也好,求财也好,总要求得一样,在这里总不是办法于是决定离开又因为拿一点上师的东西,就只有挨打挨骂,所以连一点食物都没有带,只拿着自己的书物就走了 “走在路上,想起了师母的恩德,心中很难过我走到离扎绒只有半日路的时候,已是中午要吃午饭的时候了我就讨了点糌巴吃又向人家借了一个锅,在外面草地上烧起火来,烧了点水喝过了半天,我心里想:我在上师处做的工作,虽然一半是为服侍上师,一半也是自己吃饭的工钱;安慰我内心的精神食量,有师母的慈爱师母待我这样好,今天早上,我却没有向师母辞行,不说一声就走了,实在岂有此理自己这样一想,就想回去了,但是却没有勇气等到我去交还水锅的时候,那个主人老头子对我说:「年纪青青的,什么事不好做,要来讨饭吃你要是识字,就可以替人念经;不识字,替人做工也可以混到衣食的啊!喂!小伙子,你识字不识字啊会不会念经呢」 “「我虽然不常念经,但会却是会的!」 “「那么,正巧极了,我正要请人念经,就请你替我念五六天经吧!我会给你供养的!」 “我欢欢喜喜地说:「好!」 “于是我就在老者的家里念「般若八千颂」经中述说着有一个名叫常啼菩萨的故事那位常啼大菩萨跟我一样穷,但是他为了求法,连生命都不顾人人都知道,把心挖出来是只有死的;但是他为了求法,仍旧毅然把心挖出来跟我比起来,我这点苦头,真算不得是苦行了!于是我想,上师也许会传法的,不传也不要紧,师母不是说过介绍我给别的喇嘛吗这样一想,於是我又动身回去了 “在上师那一方面,等我走了以后,师母就对上师说:「您老人家把一个无比的仇人赶走啦!他不在这儿了,现在你该快活了吧!」 “马尔巴上师说:「你说的是谁啊」 “「你还不知道吗就是那个你见了跟仇人一样的,专给他苦吃的大力呀!」 “上师一听,脸色马上变成青白,泪如雨下,合掌祈祷道:「口授传承的历代上师啊!空行及护法啊!请使我那宿善的好弟子回来啊!」说完了,默然无言 “我回去之后,先去顶礼师母,师母非常欢喜说:「啊呀!这一下我放心了,上师这一次恐怕要传给你法了当我告诉他,说你走了,他老人家喊着说:「使我宿善的好弟子回来啊!」他连眼泪都流了出来了!大力!你已经把上师的慈悲心引出来了!」我心里想:这不过是师母安慰我的话罢了;假使是真的流眼泪,而又叫我为宿善的弟子,那当然是满意我的表现,不然只是说:把他喊回来,而仍不给灌顶和口诀,那么我这个所谓「宿善」也是最下的我如果不到别的地方去,痛苦又会找上身上来的!正在这样暗自思量的时候,师母就告诉上师说:「大力不肯舍弃我们,他又回来了!叫他到你面前来顶礼好不好!」 “马尔巴上师说:「哼!他倒不是不肯舍弃我们,他是不肯舍弃自己!」 “我去顶礼的时候,上师就说:「你不能性急,不能胡思乱想,要是至心求法的话,应该为法舍弃性命去替我做一间三层楼的房子,做好了就给你灌顶我的粮食也不多,也不能让人白吃的你要是心里想不过,要出去旅行,随时你都可以走的!」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就出来了 “我跑到师母那里,对师母说:「我很想我的母亲,上师又不肯传法给我他仍说把房子盖好了再传法,可是等到房子真的盖好了,又是决不肯传,还要打骂我决定回家乡去了,愿上师和师母两位老人家,平安无事,百事吉祥」说完了,卷起行囊就准备走路 “师母说:「大力呀!你说的话不错我一定帮忙你去找一个好上师俄巴喇嘛是上师的大徒弟,他是得了口诀的,我要想一个办法把你送到他那里去学法,你先不要忙,暂时住几天」於是我就没有走 “至尊大梵学者那诺巴上师,每月初十,一定要举行广大的会供轮(会供轮-即每月举行一次的集会,密乘修行人在这种集会时供养诸佛,念诵仪轨)承继这个规则,马尔巴上师也经常在每月初十行会供那一天,又是初十,照例修会供轮,师母用了一大口袋麦子,酿了三种酒:一种是浓酒,一种是淡的,一种是中平的师母请上师多喝浓酒,其余的喇嘛喝中平的酒,我跟师母就喝淡酒,而且只是装样子略略的沾了一点那天敬酒的很多,喇嘛们都喝得醉倒了上师也喝醉了等到上师醉意朦胧的时候,师母就偷偷的走进上师的寝室里去,从上师的手提小箱内拿出了上师的图章和印件,和那诺巴大师的身庄严(身庄严是上师身上所用的饰物)及红宝石印师母把早就准备好了的一封假信拿出来,偷盖了上师的印,把印悄悄的仍旧放回箱子里把假信,红宝石,和身庄严用美丽的布包着,用蜡封了口,交给我对我说:「你说这是上师送给你作为供养俄巴喇嘛的,现在你赶快到俄巴喇嘛处去」 “我叩别了师母,带着信件就动身到卫地去过了两天之后,上师问师母说:「现在大力在做什么事」 “「他走了!别的我都不知道!」 “「他到哪里去了」 “「他那样苦苦的做房子,您不但不传法,还要打他骂他他现在走了,去找别的上师去了他本来想告诉您的,但是又怕您老人家打他,所以没敢告诉您就走了,无论怎样我也留不住他」 “师母说完之后,马尔巴上师的脸马上就变青了,问道:「他哪天走的呀」 “「昨天走了!」 “上师默然思维了一下说:「我的徒弟不会走远的!」 “我走到卫地孔庆山的时候,俄巴上师正在与许多喇嘛讲「喜金刚本续」正讲到: “「说法是我法亦我,听法诸众亦是我,我为成就世界主;世出世间亦为我,我即俱生欢喜大自在」 “正讲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在远远的地方向俄巴上师礼拜,上师就脱帽答礼说;「这是马尔巴学人礼拜姿势,修法的缘起很好,将来这个人当成就为一切法之王你们去看看,是哪一位」一个比丘跑过来看我,他原是认识我的,就说:「哦!原来是你!你为什么到这里来呀」 “我告诉他:「因为马尔巴上师非常忙,没有时间给我传法,所以到这里来请法的马尔巴上师叫我带那诺巴的身庄严和红宝石印章,作为许可求法的凭证」 “那个比丘就跑回去跟俄巴上师说:「大力来了!」又一五一十的把我的话说了一遍 “俄巴上师非常欢喜地说:「上师那诺巴的身庄严和玉印到我这里来,真如优钵昙花开,甚是难得希有,不可思议!我们应当恭敬迎接现在暂时停止说法,你们听众快点到庙里去把华盖,胜幢,庄严,乐具等拿出来;再叫大力在外面稍为等一下」 “那个比丘就叫我在外面等候片时后来我顶礼的这块地方就被叫做「礼拜岗」 “不一会儿,在华盖宝幢和音乐齐奏的盛大欢迎中,大众拥着我进了大殿顶礼完毕,供养了礼物;俄巴上师流着泪把身庄严顶戴在头上;祈请加持之后,把它放在坛城的中央,又用各种胜品妙物围绕供养着然后方拆开我带来的书信,信上说: “「俄巴法身金刚知悉,余正闭关入定,无暇教导大力,故令彼来汝处求法,汝应予以灌顶及口诀兹赠汝那诺巴大师身庄严及红宝石以表印可」 “俄巴喇嘛看完了信,对我说:「这是上师的命令,灌顶和口诀,无论如何要传给你我很久以前就想要叫你来我这里学法;这次你自己来了,真是上师的恩惠」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了一下,又说:「啊!大力!我想起来了!雅绒,恰抗,和打开通这些地方,时常有很多喇嘛要到我这里来,但是多雅波地方的那些坏蛋,总不让他们供养我你先去向他们降雹,然后我就传你灌顶和口诀」 “我听了心中一惊,暗想:我真是个罪恶深重的人啊!每到一个地方就要作恶!我到这里来原不是为了降雹害人,而是为学正法才来的;没料到一来就又要造罪设若不去降雹,就违背了上师的意旨,不用说,法一定也是求不到的了;倘若真去降雹,那就又要造一次罪过唉!只好还是遵照师父的吩咐去再降一次雹吧! “我无法,只得准备了修法的材料,以真言加持后,带到了多雅波村中刚修完了法,在冰雹将要降下来的时候,为了要躲冰雹,我赶忙地找到了一个老婆子家里去借宿一霎时,空中雷电交作,黑云层层的奔驰而来在大冰雹还未来,先头的一阵小冰雹降下的时候,那个老婆子就哭着说:「天啊!冰弹子把我的麦子打了,以后我拿什么来生活啊!」 “老婆子的话又令我的苦恼涌上了心头:「唉!我真是做大罪恶的人哟!」就向老婆子说:「老婆婆,你的田在哪里是什么样子快画一个图给我看!」老婆婆说:「我的田是这样的!」就画了一个像长嘴唇皮一样的三角形我立刻结了「指示印」,用一个锅盖在那三角形的图上老婆子的田因此而得了保全,没有被冰雹损坏但是有一小块角落,因为没有盖好,所以那一小块地方的收成就被一阵狂风暴雨吹得无影无踪了半晌,冰雹停止了,我跑出屋去一看,两个村子的山上都发生了大洪水,把所有的田都冲得一点不剩只有老婆子的田无多损害,禾苗依然欣欣向荣却也奇怪,以后任何降雹的时候,这块田总是不落冰雹这个老婆子也就再不用出钱去请喇嘛修法防雹了 “我在归途中,遇见两个老牧羊人,他们的牛羊都给大水冲跑了,我对他们说:「今后不要再抢俄巴喇嘛的弟子了,要是还要再抢的话,我会再来降雹的!」 “受了这次的威吓,果然这两处地方的人再也不敢抢劫,并且慢慢地都向俄巴上师生起了信心与恭敬,变成俄巴上师的檀越了 “我在一块长满荆棘的草地上,拾集了很多小鸟的尸体和很多被冰雹打死的山鼠我用衣服把这些尸体包好,装上满满的一包,背了回来回到庙中,一见上师,我就把这一大堆鸟兽的尸体堆在上师的面前说:「上师老人家啊!我是来求正法的,谁知又做了恶业,请上师慈悲看看我这个大罪人吧!」说着就唏嘘痛哭起来 “俄巴上师很安祥地说:「大力!用不着害怕,那诺巴,梅纪巴的法统加持,能令大罪人於清净法性中超度解脱於一刹那间令几百鸟兽皆能得度的口诀,我是有的!这一次给冰雹所打死的一切众生,未来在你成佛时,都将往生你的净土为听法的第一会众这些众生在未能往生之前,靠我的力量,可以不堕恶趣;若是不信,你看!」上师静思片刻,於一弹指顷,一切鸟兽的尸体,都苏醒复生,忽然间都动转起来,走的走,飞的飞,都跑掉了 “我看见这样希奇殊胜的真实道行,心中无限的欢喜与羡慕,倒悔恨当时杀得太少了,否则岂不是可以多度一些众生吗!” “于是俄巴喇嘛就传法给我,在喜金刚的坛城中得了大灌顶和口诀 “我找到一个古老的崖洞,崖洞的入口朝向南方,从洞口处可以看见上师的住宅我把崖洞略事修补,就开始在洞内精进思维上师所传的法但是因为马尔巴上师没有印可,所以我虽然努力修习,仍是毫无解证效验 “一天,俄巴上师来问道:「大力!你早就该有如是如是的觉受了,你现在怎么样啦」 “「我什么觉受都没有!」 “「什么你说什么在我这个法统传承之内,若是戒律没有毁犯,觉受证解的功德,没有不马上成就的;何况你又是相信我才来的!」上师又沉思了一忽儿,接着又仿佛是自语:「若是没有马尔巴上师的许可,他不会给我许可的表记呀!咦!真奇怪,这是什么道理呢」然后又对我说:「你再试着好好的精进思维吧!」 “上师的话使我心里非常恐怖,可是又不敢说出这事的原委,就心中盘算着:无论如何要得马尔巴上师的许可才是,一面则仍旧精进不懈努力的修持” “那时,马尔巴上师替他的儿子起了一所住屋,写了一封信给俄巴喇嘛说:「余子住宅,现需木材,汝处所出产之杉木可尽量送来房屋筑成后,将诵大般若经,并举行庆祝典礼尔时,汝应前来参加大力是恶人,现时谅必仍在汝处,携之同来可也马尔巴字」 “俄巴喇嘛就把信拿到我这里来,对我说:「上师信上为什么称你为恶人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看起来恐怕你没有得到上师的许可吧!」 “我只得照实地说:「是的!我并没有得到上师自己真正的许可,信和那些送给你的东西,都是师母给我的!」 “「哦!哦!原来如此啊!那么我们两人都做了一件无意义的事情了不得上师的许可生不起功德,是当然的唉!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要你与我一齐去呢!」 “我说:「好吧!我也只有去!」 “「那么,等我送了木料以后,选个好日子去吧现在你还是可以继续在这里修定」俄巴喇嘛很慈祥地对我说 “过了几天,俄巴喇嘛这里的人都知道我快要走了,于是都跑来我这里闲谈,谈些庆祝新宅和庆祝马尔巴儿子成年的事情其中有一个刚从马尔巴上师处回来的喇嘛,过来找我,我就问他:「他们有没有问起我在做什么事情啊」那个喇嘛说:「师母曾经问我:我的大力在做什么事啊我就告诉她:你正在修定师母又问:除了修定之外,他还做什么别的事情没有我说:他只是一个人住在无人的崖洞里静坐师母说:他忘记把这个东西拿去了他在我这里的时候,只喜欢玩这个东西,请你带给他罢!说着就把这几个土做的骰子给了我」一喇嘛当时就把带来的骰子交给我我手里摸着骰子,心里不由地便想着师母 “那个喇嘛走了以后,我玩弄着骰子,心中暗想道:我从来没有在师母面前玩过骰子,为什么师母说我只喜欢玩这个东西,是不是师母不喜欢我了呢我又想起我的祖父为了几个骰子才流落在外东想西想,忽然一不留神,骰子掉在地跌碎了,碎成两片,中间有一张小纸片露了出来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徒儿!上师会传给你灌顶和口诀,请你跟着俄巴喇嘛一起回来吧!」我看完信,欣喜极了,就在洞中喜得东转西转的乱跑过了几天,俄巴喇嘛对我说:「大力!你也要准备动身了!」 “俄巴喇嘛,除了留下马尔巴上师所赐给的加持品之外,把一切佛像,经典,法器,铃杵,和一切黄金,玉石,绸缎衣着,日用品等一切的一切都一起带走;只留下一条跛足的老山羊这条跛山羊,不但年老,而且性情怪僻,从来不肯与别的羊在一块儿走,所以只好留下其余所有内外全部的财产都准备一齐供养马尔巴上师 “俄巴喇嘛给了我一匹绸子,对我说:「你是个好弟子,你把这匹绸子拿去,做拜见马尔巴上师的礼物好了」俄巴上师的太太,也给了我一口袋的酥油点心,对我说:「你拿这个去供养达媚玛师母吧!」 “带了俄巴上师和师母给的东西,我就和俄巴喇嘛大众动身了快要到罗扎乌谷的时候,俄巴上师就说:「大力,你先去告诉师母,说我们来了,看看能不能给我一杯酒喝!」我就奉命先去了见到了师母,把一口袋的酥油点心供上,说:「俄巴喇嘛来了,请你给他一杯欢迎酒喝」 “师母见了我非常欢喜,说道:「上师现在正在睡房里,你去向他说一说吧!」我心惊胆战的走进上师的寝室上师正在床上面向东方入定我就对上师礼拜,把一匹绸子供上上师不看我,把头转到了西方去;我又走到西方,再礼拜,上师又掉转头向南方去我只有说:“上师,您老人家为着谴责我,不受礼拜”但是俄巴喇嘛带着身,口,意及其一切所有,金,银,玉石,牲畜,及其他财产来供养您老人家,他希望您赐一杯欢迎酒,请您发一发慈悲满他的愿!」马尔巴上师听了立刻示现出大我慢相,弹指一鸣,用愤怒而可怕的声音说:「当我从印度把不可思议的三藏秘密,四乘心要,殊胜的口诀带回西藏的时候,前来欢迎我的连一个老鼠都没有,现在他是什么东西!把他那一点财产拿来,就要我这个大译师去欢迎他!还是不要来的好!马上给我滚回去!」 “我退出房来,把上师的话告诉师母师母说:「上师的脾气实在太坏了!俄巴喇嘛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我们应该欢迎的,我们母子二人去迎接吧!」我说:「俄巴喇嘛不敢希望上师父母亲自迎接,只希望给他一杯酒就够了」 “但师母说:「嗯!不不!我还是要去!」就带了几个喇嘛,拿了很多酒,一起去迎接了 “开庆祝会的时候,罗扎乌谷三村的大众,都聚集在一起,大开酒宴,庆祝马尔巴上师的儿子成年和新宅完成在酒筵前,马尔巴上师唱了一首吉祥歌 “马尔巴上师唱完了吉祥歌之后,俄巴喇嘛就把所有的东西供上,说道:「上师啊!我的身,口,意,一切都是属于您老人家的这一次来,家里只剩下一只跛足的老母山羊;她是羊群的祖母,但是因为老得不堪,又是跛脚,所以才把她留下了除此之外,我所有的一切都带了来,都供养给上师请您传我深远珠胜的灌顶与口诀;特别希望您传我耳承派(这派的传法,极端秘密,由上师亲口传授口诀,弟子亲聆耳承,所以叫做耳承派)的奥义口诀!」说完又向上师礼拜 “马尔巴上师欢笑的说道:「哦!哦!深远殊胜的灌顶和口诀,乃金刚乘的捷径,依此口诀,无须旷劫修行,此身即可成佛,乃一切口诀中的特别口授为上师,空行之所付嘱你既是要求法,你那个羊虽是又老又跛,不拿来仍是不能称为全体供养的我这口诀还是不能传给你的,别的法我早都已经传给你了!」说完了,大众都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俄巴喇嘛说:「把这个老母羊供养了以后,您老人家肯传我法吗」马尔巴上师说:「要你亲自去拿来,我就传!」 “第二天散会以后,俄巴喇嘛就一个人跑回去,把母羊背回来供养给上师马尔巴上师非常欢喜的说:「所谓秘密真言乘的学人,就是要像你这样的弟子其实,一匹老山羊,对我有什么用呢不过为了奉法和重法的缘故,这样做,是必需的!」后来马尔巴上师就传了他灌顶和口诀 “过了几天,远方来了几个喇嘛,和上师这里的少数几个人,大家都集合起来,正在做会供轮马尔巴上师在自己身边放了一根很长的旃檀木的棍子,眼睛张得大大的瞪着俄巴喇嘛,手结忿怒印,声色俱厉的说:「俄顿琼巴!你对闻喜这个恶人,传给他灌顶及口诀,理由何在」一边说着,一边瞧着身边的棍子,手也慢慢的伸过去拿那根棍子俄巴喇嘛吓得发抖,一面磕头一面说:「是您老人家给了我一封信,许可我传法给闻喜同时又赐给我那诺巴大师的身庄严和红宝石玉印;我之传法与大力是奉命行事的还要请您老人家原谅!」说了之后,吓得东张西望,不知怎样才能使上师息怒 “上师以忿怒的威吓印指着我说:「你这个混帐东西!这些都是从那里来的」那时,我心里痛得跟刀割一般因为过于恐怖,混身颤栗,话都几乎说不出来了!战抖抖的勉强说道:「那……那……那是师母给我的!」上师一听,一下子就从座上跳下来,拿起木棍就去打师母师母早就知道这件事会发生的,所以远远的站在外面,她一见情势不好,拔腿就往房里跑;跑进房,「八达」一声把房门关上了上师一面咆哮着,一面追过去,用棍子狠狠的打门;打了半天才回到座上来,说道:「俄顿琼巴!做了这种不合道理事情的你!赶快去把那诺巴大师的身庄严和玉印拿来!」一面说一面摇头吁气,大发雷霆俄巴喇嘛急忙磕头,马上就去取玉印和身庄严 “这时我和师母一起跑到外面,看见俄巴喇嘛出来,就哭着对他说:「将来求你引导我!」俄巴喇嘛说:「没有上师的允许,我来引导你,是会跟这次一样的对于我们两人都没有益处所以还是要请你住在这里,等你得到上师的加持许可之后,无论如何我是要帮忙你的!」 “我就说:「我的罪障很重,上师和师母都为我受这样的痛苦,今生此世不能修法成就,还是自杀了吧!」就拔出小刀来自杀(藏人多随身佩带小刀)俄巴喇嘛一把抱住了我,眼泪不住流着说道:「啊!大力,我的朋友啊!莫要这样做啊!世尊教法的究竟,是秘密金刚乘,金刚乘的教义说:自身的蕴,界,处,就是佛陀,在寿命未终的时候,即使行转识法(转识法--为六种成就法之一种,为密宗修净土之方便,此法成就可得生死自在),都有杀佛之罪世上再没有比自杀更大的罪了就是在显教中也说:没有比自断生命更重的罪了你要好好的想想,放弃自杀的念头吧!上师也许会传法给你的;就是不传也不要紧,向别的喇嘛去请法也是可以的」正说的时候,所有大众喇嘛都对我表示同情,有的来安慰我,有的到上师处看有没请求传法的机会那时我的心大概是铁做成的吧,不然一定会痛碎了的!我密勒日巴半生积罪如山,为求正法便受了这样的大痛苦!” 尊者说完之后,听法的大众中,没有人不在流泪;有的生起厌世和出离的心,有的听了悲伤过度竟晕倒了! 惹琼巴就向密勒日巴尊者道:“上师尊者!马尔巴上师最后是以什么因缘传法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