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缶热卖!实为丧器 网友问“丧钟为谁鸣”

时间:2019-08-15 07:15:01166网络整理admin

被外界指为诡异的奥运会的开幕仪式,虽然已经过去了半年,期间各种民间传说不断,直至近期再爆新鲜的晦气说法 近日有关拍卖开幕式中缶,又再将人们的记忆扯回来据大陆媒体报导,日前90个特殊编号的道具“缶”网上拍卖价格屡创新高然而,网络上却传出一种声音:“奥运缶”是丧器,花钱买是冤大头网民为此一呼百应,有网民反映:“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砖制而鸣!”“哈哈 虽然要亡,但愿和谐过度,不要给善良的人再带来更大的打击!”   署名为“周筱赟”的文章《“奥运缶”是丧器,花钱买是冤大头》在网络上传开,令买家傻眼了文章告诫“买‘奥运缶’的冤大头”,你们都上当了!“你们买的缶,是古代死了人才敲的东西,是丧器!”“周筱赟”的个人资料显示,是广州某报社的记者,曾在《新京报》、《东方早报》、《南方都市报》等发表时评若干 学者:所谓的缶,从先秦以来就是专用的丧器 文中重点引用了文化学者、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所长朱大可的观点:所谓的缶,从先秦以来就是专用的丧器,人死了之后,敲它一敲,表示人们的哀伤之情秦国也流行过击缶作乐,那是因为它虽然军事上很强大,音乐和文学却很低级,六国都瞧不起它汉灭秦之后,缶就只剩下丧器的含义了到现在湖北民间还有丧歌队的传统,正在申请文化遗产 似乎作者并非捏造,网民的认同声音一片,“麻雀高飞”跟帖指出:“潮汕地区很忌讳拿箸敲碗(击缶),不吉利,古代死人才击缶,潮汕人管瓷器叫缶”更普遍的网友均一致认为“听楼主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不吉利……” 除此外,还有相关奥运开幕式中不吉利的事情被揭盖:“呵呵 你才发现啊,那个祥云火炬 俺就听人说 像哭丧棒 ,上面的那个云彩与棺材上画的云头是一样的,尤其是红漆白云头,越看越像,俺也怀疑设计者别有用心”“没什么了,五福娃也是由殉葬品改编的啊,等等!难道张艺谋是传说中的二五仔(广东话指两面派)” 网友:高价拍卖“钱又回到蛀虫手里了” 16日,北京产权交易所启动的一次大规模网络竞价结束后,90个缶的最终总成交价为 1283.65万元,成交均价为14.26万元其中,编号为1890的标的以28.8万元成交,成为此次拍卖的最高成交价标的 网民对于这种拍卖方式也颇为来气,指“办奥运会用的是我们纳税人的上千亿血汗钱,办完奥运他们卖这个卖那个,钱又回到蛀虫手里了” “大半年后拍卖丧器大赚了一笔,拍卖的到底是奥运什么什么荣耀纪念,还是这丧器在奥运上祭奠了亡灵所以身价大增呢嘿嘿!” 而拍卖方表示,不便透露买主信息,信息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根据竞拍规则,不便透露竞买者的真实身份,加之是在网上拍卖,只要在线注册、交纳了18000的保证金,均可参与竞价,他们也不了解更详细的买主信息1890编号奥运缶能拍出最高价,应当是因为该缶用浮雕工艺制作,且品相非常好,没有损伤至于网上的观点,他们只负责处置奥运资产,不参与讨论 吁高价获投者:中共倒台 不值一文 而针对这个缶到底值不值得收藏,有民俗专家就表示,收藏价值见仁见智 文化学者朱大可教授认为,对历史器物的胡乱开发,常常会制造出新的文化笑柄奥运开幕式上“击缶而歌”,是一个典型的礼制错误……庄周死了妻子,“鼓盆而歌 ”,敲的就是缶庄子所在的楚国,一直有这样的丧葬传统,并一直延续至今天湖北民间的丧歌队传统最后,他表示,这个问题的确在学术上存在分歧,他个人坚持这个观点,也欢迎大家辩论 “网友的观点是有道理的”赵宇共表示,就算和丧葬有关,也不代表不能收藏,王侯们会有青铜器陪葬,专业术语叫明器,现在古玩市场有很多东西都是明器,只要它有历史文化价值、艺术价值都可以收藏“至于这个缶,是现代复制的,收藏价值见仁见智” 不过就有网名姚重华跟帖表示:“n年后,中国恢复民和自,凡是与gd有关的历史‘文物’都一文不值,就像希特勒的游艇值1马克,估计奥运的任何玩意不会超过 1元,缶估计3毛就可以买来当尿盆自然与之有关的金银纪念币也只能就是融了再铸新的,而邮票之类只能直接撕了只有混蛋和蠢货才收集这种棺材瓤子” 虽然也有持相反意见,认为为了千百年来在战争中死去的人而鸣,也无所谓网民不客气地指出:“哈哈!虽然要亡,旦愿和谐过度,不要给善良的人再带来更大的打击!” “是不是丧器不说,但是能把丧事办得这么热闹,把丧器击得这么欢快的,还是头一回”    “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砖制而鸣!” “哦,前前后后一直大红大紫披金撒银地欢天喜地,还特意意味深长穿插一下鼓丧器演哀悼一下亡灵的戏真是够精分不怕忌讳啊!” “本来就是搞给死人的” “实有诡异的感觉缶是这样的吗,怎么跟棺椁这么像 http://hk.huaxia.com/gate/big5/blog.huaxia.com/html/86/710786_itemid_2065.html 当时就上网查了下慈禧的葬礼,看看第三张图,去掉盖子是不是跟这些‘缶’外形完全一样再加上那套动作:面有红渍,衣如带血,抚“缶”如悲恸状怎么看都透着一股邪气是不是一种安抚亡灵的仪式呢他会不会在以后的作品中直接把棺材扛场面上去敲敲打打的喻雄壮…… ” 历史资料击缶:最下等娱乐及丧礼专用 缶就是瓦罐瓦盆,在先古时期本来并不是乐器,后来成为一种最低级的乐器中国古乐器有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八类,土就是陶类乐器,有埙、陶笛、陶鼓等,缶甚至都不能正式入其类,可见地位之低 长期以来,“击缶”或者说“鼓盆”,一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两个主要涵义:一是下层人民最下等的娱乐,二是葬礼场合表示悲伤的礼节 从第一个意思说,据《墨子·三辩》中记载:“昔诸侯倦于听治,息于钟鼓之乐;士大夫倦于听治,息于竽瑟之乐;农夫春耕夏耘,秋殓冬藏,息于瓴缶之乐”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当时森严的等级制度,“击缶”“鼓盆”只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农民的娱乐到汉代,桓宽《盐铁论·散不足》载:“往者民间酒会,各以党俗,弹筝鼓缶而已”《淮南子·精神训》载:“今夫穷鄙之社也,叩盆拊瓴,相和而歌,自以为乐矣”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击缶这种娱乐形式逐渐式微,大概只有叫花子要饭时的特殊表演形式——敲钵,还能略见当年下层社会人民击缶之遗韵了 从第二个意思说,《周易·离》九三爻辞载:“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则大耄之嗟,凶”意思是说,在太阳西沉时的光辉下,不叩击瓦器而歌唱,那么垂暮老人会嗟叹的,这是一个凶兆这反映了当时一个民间习俗:对即将去世的老人,人们要鼓缶唱歌,以安抚老人,祝愿将死者顺风顺路战国时期的庄子妻死,鼓盆而歌,则进一步将鼓盆走向丧礼这个习俗一直流传下来,北齐颜子推在《颜氏家训勉学》中说:“荀奉倩丧妻,神伤而卒,非鼓缶之情也”宋代岳珂在《宝真斋法书赞》载:“闻有鼓盆之戚,不易派遣”在元、明、清的文学作品中,“鼓盆歌”、“鼓盆悲”、“鼓盆之戚”之说,更为常见这一习俗流传至今,即今天许多农村的丧葬仪式中,那个孝子出殡时的摔瓦盆 除以上外,网友就在百度以词条“击缶”搜索也搜索到相关典故,其主要意思在中国古代为贬义 李斯《谏逐客令》有“击瓮叩缶,弹筝博髀”句,形容秦国音乐文化落后战国以前,秦处西陲,文化低,无音乐教材,喝到半醉,以击着瓦缶,手拍着大腿打拍子呜呜而歌到战国中后期,秦国引入郑和卫之民乐,古典宫廷韶乐秦人以“夫击瓮叩缶、弹筝搏髀”为耻,忌讳提及此事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记载,秦王饮酒酣,曰:“寡人窃闻赵王好音,请奏瑟”赵王鼓瑟,秦御史前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与赵王会饮,令赵王鼓瑟”蔺相如前曰:“赵王窃闻秦王善为秦声,请奉盆缶秦王,以相娱乐”秦王怒,不许于是相如前进缶,因跪请秦王秦王不肯击缶相如曰:“五步之内,相如请得以颈血溅大王矣”左右欲刃相如,相如张目叱之,左右皆靡于是秦王不怿,为一击缶;相如顾召赵御史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为赵王击缶”这个著名的外交典故,是蔺相如反击秦王羞辱赵国的有力举措,因为秦人不善器乐,难为高雅正统之声,只会击缶为娱,低俗下流,故以死相拼,逼秦王击缶而反击羞辱之,捍卫了赵国尊严 击缶,就是敲瓦罐,“击缶而歌”非优秀正统音乐,